时事报道 > 详细内容


谢赫哈姆则•尤素夫谈“恐怖主义”及“穆斯林同性恋者”

来源:叶哈雅 编译
发布日期:2017-07-17 21:05:27
阅读次数:1438
 

谢赫哈姆则•尤素夫谈“恐怖主义”及“穆斯林同性恋者”

“身为美国穆斯林,我们遵循的是坦荡且包容的伊斯兰,是穆罕默德•阿里所遵循的伊斯兰,是坚决杜绝仇恨、偏执与狭隘的伊斯兰,是杜绝所有践踏他人权益、玷污伊斯兰信仰者的伊斯兰。”

2016年6月13日,众多北美穆斯林领袖共同签署了《奥兰多宣言》,其中包括谢赫哈姆则•尤素夫(Shaykh Hamza Yusuf),谢赫阿卜杜拉•本•半雅(Abdullah Bin Bayyah),谢赫法拉齐•拉巴尼(Faraz Rabbani)。

谢赫哈姆则•尤素夫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谈到了若干棘手的问题,现摘录如下:

问:穆斯林已经签署了众多谴责恐怖主义行径的文件,你们为什么还要再签署这份宣言?

答:虽然我无法掌控别人的行为,虽然那些恐怖分子无法代表我或我的信仰,但是长久以来,世人一直都在指责穆斯林没有对恐怖主义行径作出足够谴责。没人会把“基督复临安息日会”(Seventh-day Adventists)与大卫•考雷什(David Koresh,上述组织分支“大卫支派”教主,该分支被定为邪教,1993年与联邦政府武装对峙,最终导致86名信徒丧生火海)联系到一起,也没人将梅厄•卡赫纳(激进组织“犹太防御联盟”创始人,该组织在1988年被以色列当局裁定为非法,美国国务院也于1994年宣布其为恐怖组织)与普通犹太人联系到一起,然而,一旦发生恐怖袭击事件,世人就开始怪罪整个伊斯兰信仰……我们陷入了这种恶性循环——恐怖分子施暴,我们则跳出来谴责。可是世人依旧在说:“穆斯林为何不谴责此类行径?”

问:你怎么看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关于伊斯兰和恐怖主义的言论?

答:他在导演一场危险的游戏,他那种武力恫吓的行为对很多人来说都是威胁。现今的我们正处于极度浮躁的状态,社交网络也传播着一种我们无法理解的、前所未有的东西。

问:特朗普和奥巴马总统就是否应该将奥兰多袭击事件定性为“伊斯兰激进主义”展开了激烈辩论,你怎么看?

答:有人写了一篇反对美国国税局(IRS)的长篇政治大论,然后驾驶飞机撞上税务大楼,可他只是被定性为“精神病患者”,然而,他的行为纯粹就是政治行为。我想说的是,这里有双重标准,如果那人的名字是穆罕默德,那么这就自然成了一场恐怖袭击。至于奥兰多枪击犯奥马尔•马丁(Omar Mateen),他并不是什么激进派穆斯林,因为饮酒、去同性恋酒吧或者任何酒吧都是伊斯兰严令禁止的,奥马尔似乎更像是名义上的穆斯林,他偶尔也会去清真寺,但是,就我个人而言,我并没有发现他有多虔诚。

问:同性恋群体或者同性恋穆斯林可能感觉主流伊斯兰在排斥他们,你怎么看?

答:我们已经在《奥兰多宣言》中提到了,我们坚守亚伯拉罕的道德体系,但我们不能把我们眼中的道德强加在别人身上。美国给我们的是选择权,包括我们选择何种生活方式。古兰经中有一节经文是这么说的:“宗教绝无强迫。”

问:那么,穆斯林同性恋者呢?

答:这么说吧,我无权像教皇那样颁布什么法令,我只能说伊斯兰并没有同性恋这种行为或习俗。不过我确实研究过“同性恋”,我知道绝大多数穆斯林绝不会同意伊斯兰使同性恋合法化,我坚信这不会发生。但是,对于有人自作主张地将他自己的信仰观强加给别人这种行为,我们也无力阻止。

问:为什么穆斯林无法改变对同性恋的相关规定呢?是因为古兰经认为同性恋是有罪的吗?

答:古兰经确实很详尽的将同性恋定性为有罪行为,长久以来我们的法学传统也一直断定同性恋在伊斯兰信仰中的非法性。但是,对于那些有同性恋倾向的人,我们也有一些教法规定允许他们缓解自己的状况,从而防止他们真正发生同性亲密关系。我们已经意识到同性恋也属于某种真实存在的人类欲望,就我个人而言,我肯定会同情那些正在苦苦挣扎的人们,我自己也遇到过一些年轻的穆斯林,他们向我诉说了他们的痛苦。然而我不确定他们是否真的需要我们的同情,因为他们想要我们这个社会完全接受他们那种生活方式,而我的信仰告诉我,我无法接受同性恋行为。但同时,我不能也不会将我的观点强加给别人,我不会评判他们。

问:当有穆斯林同性恋者来找你诉说时,你怎么跟他们说?

答:我告诉他们,我不会否认他们的痛苦经历,但是我的建议是不要卷入我们信仰所不允许的任何同性行为。我相信人还是可以过控制自己欲望的,我自己就过了很多年的禁欲生活。

问:伊斯兰某些教法学派对于同性恋行为的刑罚有点残酷,你说呢?

答:就同性恋行为而言,伊斯兰教法中并没有什么特定的刑罚。你所说的刑罚,针对的是所有非法性关系,包括伊斯兰所禁止的异性通奸。刑罚确实很重,但是,这种刑罚只能说是法律文书,几乎不可能实现。因为若想定罪,你需要有四名证人证明他们目睹了非法性行为的发生。你怎么可能找到四个证人来证明性行为的过程?

问:穆罕默德•阿里逝世给穆斯林带来的好感随着奥兰多惨案而迅速烟消云散,很多穆斯林都感觉很痛心,你出席了拳王阿里的葬礼,你感觉如何?

答:谢尔曼•杰克逊教授(Sherman Jackson)说的很好:拳王阿里终结了“穆斯林身份与美国公民身份无法共存”的谬论,当时我们确实都深有同感。拳王阿里的葬礼是他本人在世时一手策划的,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人们对拳王阿里信仰的高度赞扬,甚至连其他宗教的信众也赞扬他的信仰。那两天,弥漫在路易斯维尔城(拳王阿里的故乡)的友爱精神是那么的热切,所有人都在微笑,都在互相拥抱……就在我感觉我们社会有了一个巨大突破时,奥兰多出事了。我们一下子从妙不可言的欢喜跌入无边的绝望——我们前进了一步,却一下后退了两步……